忘记密码?

关系2.0:微信群如何改变了中国科技和创业圈的生态

发布日期:2014-05-26 16:09:27   来源:华声微应用

   在西方国家中,把工作和游玩区分开来,是一个健康的生活态度。我们构建网络工具的目的也是这样,你不会在Facebook上求职,你有一个工作邮箱也有一个个人邮箱。只有极少数你在LinkedIn上的联系人同样也在你的WhatsApp联系人当中。

   不过在中国,你所有的网上社交都是通过微信做到的,这个四岁的聊天软件,现在功能包括了文字消息,Facebook,Reddit,Skype,IRC聊天室,Meetup以及Instagram——所有这些都整合到了一起。

   如果你在中国拥有一台智能手机,你有很大机会会获得一个微信账号。在最新的统计中,腾讯表示全球月活跃用户已经达到3.55亿人,这其中最大的一部分位于中国大陆。

   目前腾讯的这款旗舰应用,已经混淆了工作和社交之间的界限,把会议室,专业论坛,招聘网站,以及投简历的地方都整合到一起,最近他们还和LinkedIn的中国分部“领英”完成了整合。

   五到十年前,如果你作为中国的专业商人,要想去赴重要的约会,首先得拿点高级香烟和一瓶白酒去做礼物。今天,如果你不拿着微信账号去的话肯定会很白痴。微信的二维码跟个人账号相连,已经起到了替代名片的作用。

   中国就像亚洲大多数地区一样,在商业世界中的成功强力的依靠一个人的社交资本,我们称之为“关系”。人际网络是重要的,极少数人会到达这个网络的顶点,微信将这个非常古老的传统带到了互联网时代。

   没有任何地方,比微信应用最基本的功能群聊更能体现这一点。微信最早发布的时候,群的人数上限是四十个人,在中国,在真实场合当中聚集大规模的人群是会受到严格监管的,但是微信让人们在掌上实现了创办论坛的愿望。现在一个群组最多可以加入一百人了。除此之外,群的管理员可以从微信获得一些特殊的许可,最大的一个群可以容纳五百人,但是这些群的数量要相对来说少得多。

   一个独家的俱乐部

   500 Startups在中国的投资合伙人马睿(Rui Ma)表示,她经常会关注的群数量达到十五到二十个。她估计自己会每天花一个小时时间打理群的事务,这些群包括加密货币群,和自己在清华的校友群,大多数都是跟科技相关。

   她说,这些群被垂直划分为移动社交或者硬件等细分领域,每一个都包含150人到500人。马睿解释说,最好的一个有一个群主,而他把群整理得很好,那些谈论主题之外话题的人会被踢出群。

   有很多群组非常独特,而且需要已经认识群中的一部分会员,甚至要群主个人邀请才能进入,其他一些群只要在公众场合扫描二维码就能加入。马睿表示,她通过这种论坛一样的聊天过程花费了很多时间,某种程度上这类似于Twitter,在这里人们分享图片,文章和非常短的对话。她说,但是这会经过更精心的打理,而且比推特更具有定位性。

   马睿承认说,因为有这么多的群,所以没有办法时常打理,她对于这些群当中绝大多数的通知都按了静音,而把最好的群放在了固顶位置。

   马睿表示,她被人介绍了几个人和潜在的生意,这让微信成为对本地投资者来说不可估量的工具。其他一些人会分享第三方信息和文章,来推销他们自己的公司和职位广告。

   因为马睿是全中国范围内500 Startups的投资合伙人,她注意到微信可以是打破地理障碍的很好的工具。她说很多人在北京之外工作,就只能通过微信来联系了。

   一个微信讲堂(续前)除了聊天之外,还有建造个人联系,分享信息,都在一个类似聊天室的环境中发生。马睿告诉我们,她最近参与了人生第一次的“微信大讲堂”,一个专家被通过邀请进一个群,不断发布简短的语音信息,而其他人不得打断。人们在微信上一段接着一段的收听,直到用户打断了这个程序。

   她同样还加入过现场进行的微信会议,一个组织会在每一个人都上线开启语音聊天信息的时候召开本次会议。马睿表示,过程有点像是在Reddit上面“可以问我任何问题”(Ask Me Anything)的板块。

   另外一些群则是专门用来求职的。北京居民周康(音)最近正在找工作,他说这些微信群比在职位网站和求职信息栏当中看到的更加有效。周是一个大约有二十家创业公司,和科技相关群组的成员,群组当中包括互联网金融,应用资源交换,创业公司资源,移动游戏,教育和旅游方面的人士。

   谁不喜欢红包呢?

   所以这些群组都是怎么起来的呢?周表示,他们通过草根运动而生,把已经认识的人际网络结合在一起。然后最近一波刚开始的群组,是在今年二月初的中国农历新年时期建立的,因为腾讯创建了一个功能,叫做微信红包,允许用户给其他人发送礼金。

   发送者在红包内封入固定数量的钱,向整个群的所有成员随机分配数目发放。这种有点儿程度像赌博的游戏,在新年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到了新年年底,据统计,给家人和朋友发送的红包达到两千万个。

   腾讯这样做的目的是,让人们绑定他的银行卡到微信账户当中,这样就能够开启微信支付功能。腾讯规定,如果不开启微信支付就不能付款,这是一个天才的想法,但是这还有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收获。

   周表示,有一些群最初吸引人的办法就是封大红包,这对于特定的企业在小的生态系统做营销很有帮助。他解释说,公司把他们的CEO放到小型群当中,并且发送红包。现在业务可以非常微小的进行,可以发布他们自己的小型礼物,来精准的定位听众。有的时候,他们会专门为发红包创建新的群组,已经有的群组就会冷淡下来。

   很少有人会拒绝天上掉下来的钱,这让出手阔绰的商人,在新的网络当中和业界专家一起如鱼得水。

  光速的冲突解决

   微信聊天室中的气氛各异,但是马睿提到,大多数群主都会保持专业性。周则表示,严肃性和焦点是取决于群主设置的规则。在群的规模达到一定程度之后,群主就变成了可以加新成员的唯一一个人,这个人具有非官方的责任,包括保持聊天内容围绕一个主题进行,以及调解成员之间的冲突。

   Startup Noodle的创始人弗伦德(Schlomo Freund)发起了北京的精益创业聚会(Lean Startup Meetup Beijing),现在是旗下800多个会员在北京最大的聚会。为了在两次会议之间保持成员之间的联系,他创建了两个会员微信群,他们主要是说英语的。

   弗伦德表示群经常会自我管理。他需要调停的时机非常少。在最近的一个例子当中,群内一个猎头张贴的职位,看起来是滥发垃圾信息的,另外一个人呼叫这个猎头过来,并且与之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弗伦德被迫介入,但是他可以通过不踢人的方式来解决争端。

   弗伦德表示,聚会仍然是组织活动的主要工具,因为不是每个人都会适应微信群,但是这种聊天软件,的确是快速解决会员之间争端的最好方式。“我会因为自己的职位获得很多的邀请和机会,我很愿意把这些和群做分享,”弗兰德表示,微信是做这些事情最快的办法。

   微信甚至会成为两家公司之间的外交渠道。总部在北京的全球移动游戏联盟(Global Mobile Game Confederation),包括了最大的游戏开发者,运营商和分销者在中国的一些代表。他们都希望做国际上的扩张。这组织的一个目标是消灭游戏移动游戏领域的盗版侵权行为。

   组织成立的目的是作为消极第三方,来成为解决公司之间版权争端的渠道。组织旗下的几十个成员,会解决大多数争端。但是如果没有一方让步的话,创始人David Song本人就会介入,他选择的武器就是微信。

   宋认为微信是谈判的最佳工具:人们并不需要在真实的地点见面,可以及时组织,而且易于监控,整个谈话过程都会在应用当中记录下来。他特别选择创建微信群,作为调解人,他会把冲突双方单独的拉进来,在达成了一个协议后,再把他们和大群整合到一起,让他们来做最终的决定。

   该组织的一个典型案例是解决了,中国移动娱乐公司和CocoaChina这两家中国最大的游戏公司之间的争论,后者控告中移动娱乐发布了自己游戏的一个抄袭版本。群主在两家公司的CEO和高管之间建立了一个微信群,不到48小时争端就解决了。中国移动最终决定撤下涉嫌的游戏。

   宋表示,这种中间人的做法对于进入的每一个人都有好处。没有必要走法律途径,甚至是小型开发者自己的声音都会被人听到。大公司也没有必要在相对比较小的冲突中,去动用人力资源。

  淹没在噪音之中

   尽管微信作为专业工具,会获得人们很多的表扬,他也有消极的一面,最大的争议就是群实在是太笨拙了。如果在二十个超过一百人的群里,一个用户就会被海量的信息所淹没,不知道看哪个。

   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是把每天不停的闲谈,和最明显的通知以及必须知道的内容区分开来。我们已经在最新的以群组为中心的应用当中看到了这种改变,比如说新浪的微米,和Kakao的群组。但是他们目前都没有办法获得大量用户。

   Facebook分拆自己群组的功能,成为一个单独程序,在某种程度上认同了这个服务在市场当中的鸿沟。如果微信可以跟随改动,那么就有助于提升已经非常庞大的活跃用户群。这会让中国的社交网络和专业网络迎来重新洗牌的时刻。


上一篇: 如何让让微信公众号更“粘”一些
下一篇: 如何使你的微信服务号腔调十足

申请试用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