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鸡鸭鹅”大起底:互联网餐饮乱斗几时休

发布日期:2014-12-18 09:37:28   来源:亿邦动力网

【编者按】存在即合理,互联网时代下餐饮行业的游戏规则发生了变化,无论黄太吉的煎饼是否有路边摊好吃,也不管“鹅滴神”的烧鹅是否真的能抗癌,似乎都挡不住这些打着互联网思维招牌的餐饮品牌的走红。“高逼格的文案内容”+“吊炸天的照片视频”+“意见领袖粉丝社群”+“新老媒体联合发酵”+“千奇百怪的营销方式”,似乎就是互联网餐饮品牌生存的不二法则。


在此,亿邦动力网对2014年炙手可热的互联网餐饮品牌重新梳理,并奉上饕餮盛宴。


叫个鸭子:互联网思维还是性暗示营销?


提及鸭子,人们想起的不只是家禽鸭科动物,还有风月场所的卖艺男公关,“叫个鸭子”的品牌宣传口号是“满足你对鸭子的一切幻想”,其实就是在利用人们的潜意识想象进行炒作。



“叫个鸭子”成立于2014年,是北京味美曲香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控股的中餐连锁品牌,以自制秘方烹制的鸭子为主打产品,鸭子周边美食为增值产品,目前仅覆盖北京。


创始人唐克表示,目前“叫个鸭子”在微博上有超过4000的粉丝,几乎所有的订单来自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叫个鸭子还透露了一个有趣的数据,其90%的订单都来自女性用户。


和大多数互联网品牌一样,叫个鸭子擅长在营销上造噱头,外卖团队都是清一色的帅哥,配送人员佩戴谷歌眼镜、开着Mini Cooper送餐,品牌包装上也十分高大上,并在包装盒、包装袋及产品套餐设计上都留有一些印象小创意。


上线一年不到的时间里,叫个鸭子已经获得了包括百度副总裁李明远、华谊兄弟总裁王中磊、黄太吉创始人赫畅在内的六位投资人的天使投资。


叫了个鸡:你和叫个鸭子什么关系?


不知道与“叫个鸭子”是否有什么关系,“叫了个鸡”连品牌的名字都是照搬,口号是“只卖身不卖艺”,“年轻人的第一次合法叫鸡”,再对比“叫个鸭子”的口号,这种复制还真的是毫无保留。



“叫了个鸡”的创始人梅生自称是个“无背景的小屌丝”,在互联网行业从业五年,并非专业餐饮人士。在梅生看来,“叫了个鸡”的运营模式甚至称不上模式,用户从微信或淘宝店铺下单,“叫了个鸡”再通过快递的方式邮寄给用户。


梅生表示,项目的灵感就是来源于“叫个鸭子”,看到叫个鸭子的第一反应就是要做个叫鸡的产品,与他互补一下,本着好玩的心态,创造了“叫了个鸡”。


鹅滴神:吃鹅抗癌?定位小而美


鸡鸭都有了,鹅自然也不能缺席,十月刚刚上线的“鹅滴神”,产品主打烧鹅外卖,开业以来主要依靠微信终端、朋友圈的口碑传播迅速拔地而起,在短时间内做成了一家初具规模的O2O餐饮品牌。



鹅滴神以自制秘方烹制的烧鹅为主打产品,配合“健康、抗癌、无公害”等噱头,以烧鹅周边美食为增值产品。用户通过微信下订单,电话确认地址后,鹅滴神会将烧鹅送货上门。 目前,鹅滴神仅覆盖北京区域。


与黄太吉等同样靠着互联网思维火起来的餐饮品牌相比,鹅滴神并不急于井喷火爆式的发展。创始人奕哥表示,人们做事情的逻辑总是要做大做强,用户做到最多,速度发展最快,但是鹅滴神团队就是要做一个小而美,缓慢而精致的事情,不怕品牌小,也不怕知道的人少,只需要被黏性很高的几千位铁杆用户牢牢记住即可。


伏牛堂:传统粉店?怎么可能


今年4月,北大法学硕士张天一写下了一封名为《我硕士毕业为什么要去卖米粉》的文章,在朋友圈广为传播,“硕士粉”一时成为热词。



尽管张天一本人反对将伏牛堂冠以互联网思维米粉店的说法,他一再表示,伏牛堂是一个非常传统的米粉店。但是从伏牛堂的运营模式来看,互联网痕迹还是非常浓重的。


伏牛堂的商业逻辑其实并不复杂,就是在相对繁华的商圈中摄取一个不繁华的点,以低成本的店租辅以互联网社交免费摄取精准流量。因为互联网时代最大的特点是它的开放性,它可以无物理空间限制的传播。


同时,张天一拥有苦心经营多年的多达几万人的湖南人社群,最后利用乡情牌和高位低就的身份错落感来引爆他的米粉。


黄太吉:估值12亿 不如路边摊好吃


在某一段时间,黄太吉几乎就是互联网思维的代名词,黄太吉品牌于2012年成立,总部位于北京,注册公司为畅香利泰(北京)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赫畅曾浸淫过百度、去哪儿、谷歌的互联网人。



目前,黄太吉在北京开有11家店,上海有1家,就在本月,黄太吉在重庆的首家店铺正式开业,这与赫畅2015年底开到20家店的计划已经相去不远。期间,有风投公司对黄太吉的估值高达12亿。


自黄太吉品牌成立以后,擅长互联网营销的郝畅轻车熟路。开奔驰送煎饼外卖、外星人讲座、石头剪刀布、美女老板娘等等各种营销宣传点子络绎不绝,一下就让黄太吉成为创业圈的当红炸子鸡。


然而,黄太吉营销胜过口味的方式也遭到了很多诟病,很多慕名而去的用户回来后吐槽,“味道还不如路边摊的煎饼。” 诚然,黄太吉在特色化、品牌化的营销上做的非常出色,但是黄太吉在煎饼上的专注,特别是用户口味的掌控上,与互联网营销上的专注度相比,差了却不止一星半点。


西少爷:中国合伙人式悲剧


今年4月,一篇《我为什么要辞职去卖肉夹馍》文章,在微信朋友圈,各大媒体上广泛流传,随即一个“西少爷肉夹馍”的品牌迅速蹿红,在开张100天后,就创造了日销售肉夹馍2000个,进账万元的佳话。



“百度高级工程师”、“产品思维”、“注重研发”、“快速迭代”“用户体验至上”等一系列互联网创业的必备要素似乎都与这个肉夹馍品牌沾上了边,看起来“西少爷”不火简直天理不容。


然而,仅仅过了半年的时间,西少爷以另一种方式出现在媒体上,一条《西少爷肉夹馍闹拆伙:创始人斥合伙人涉嫌诈骗》的消息炸开了锅。创始人之一宋鑫写公开信斥责CEO孟兵赖账跑路,西少爷创业团队正式决裂。在此之后,宋鑫创立了品牌“新西少”。


等轰来:网红卖红薯 够颠覆吗?


由人气颇高的网络红人轰叔创办,主营美式做法烘焙的红薯餐点外卖,主打健康低卡红薯代餐。2014年11月16日上线内测(距今刚好一个月),目前已经获得了获得娱乐工厂创始人张巍的投资。



等轰来的宣传口号是——只卖给好看的人,创始人轰叔解释,谁都会觉得自己好看,同时红薯也是件低热量健康的食品,有减肥美容的效果。


轰叔向亿邦动力网透露,卖红薯的灵感来自于他的微博ID轰叔的“谐音”,目前其微博粉丝已经超过100万人,有着足够的粉丝社群。其次,红薯是一个低端的产品,重新定义、包装后更能带来颠覆的感觉。


上一篇: 27条微信运营技巧!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申请试用 在线咨询